chen人电影7k47

    林夕:

    我永远不懂你,正如你不认识我一样。

    我的故事,只有向你讲述,可悲吗?同你说,是最轻松的,因为我们无话不说。

    炙热的太阳烤焦柏油路,一股头脑腐臭的味道,那么刺痛。

    好久好久没有抬头看看高楼,没有仰望天空,没有看散落脚下的城市,感觉少了什么,只是在迷雾中循规蹈矩。看清了路上的每一块石头,每一片落叶和每一个脚印,却永远看不到方向。

    迷离若失,都是错觉下真真假假,不知要走多久,多远,朝哪走。神话中有个逐日的二傻子,而我就是他,朝太阳升起的地方一直走一直走。

    它束缚了我,或者是它不需要我!

    徒步远离混凝土打造的怪兽,当看到城市边缘最后一座大楼,最后一家工厂,前面的路也被封了,柏油路变成土路,只是摩托车能通过,该回头了吧,不知道。小腿肚酸痛,而这时看到楼梯,延伸进大山,看见那大石路块铺垫的山路没,它没有呼唤我去。只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回头,只知道前面有路,很远,更远。

    经过荒野里的坟地,三个岔路口,一直往右边走,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。

    李子园、桃园、野松树林……

    城市的边缘线越来越模糊,该不该停下脚步?

    五个岔路,小路,两三米宽的土路。

    筋疲力尽,但是我还是不知道该不该回头,踏上水泥梯子,已经是两个小时,现在又过了一个小时,最后没路了,无路可走,终于有一个理由让我回头。

    故事未完,三个小时之后,二傻子又回到那座城市……

    “嘿,你去哪儿”皮卡车司机向我挥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美好的一天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”

    “你到哪儿”

    “狩猎,你有猎场吗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

    “从这边上来”

    他递给我一只香烟,车子驶向太阳升起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没抽过烟?”

    喉咙难受得要命,却还想再抽几口,我说:

    “赤裸裸经受淅沥沥的大雨和烈日暴晒,却承受不住毒刺般的眼神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,问我是不是在等一个人。

    炎夏,心蒙上一层模糊的霜花,透过窗,一串串人影,驻足,拍打身上融化的雪,眼神迷离,忙碌,脚脚印指向不同而不知的地方。

    各有各的路,我不认识你罢,来的匆,去的匆,你也不认识我,不必留意,过多是余光,注意到了,那很美。下一站,挂在路灯上的心,走的更远了。

    记忆永恒,某天,隔着那条飘着白色塑料袋的河水,桥的另一头看到了诗和远方?也许都看到了吧,嘿,时间到点儿,那是你要到的下一站。真切得比梦还真实,废话,梦最真,那个称的假?

    桥上的你冲我笑,常情下我不该失落,可没有船可以渡过去,就只能失落。

    那段最美记忆,像是康桥揉碎在浮藻间的梦,给你亦不给他人。

    时间的水滴落——一到三,三到一,自我催眠。

    汽笛风雪遮天蔽日

    玫瑰暖气百里挑一

    是否是否在暴风中

    感受到红

    忘记了选择玫瑰

    面朝大海

    是否是否在错误下

    遇到红的玫

    太美

    选择了忘记风暴

    落日金岛椰子壳

    红如潮水

    红如二月

    遇见

    恰似那抹红

    嗒嗒嗒——跨出那一步,你说你不会为我停下脚步,向前,向前……

    五月二号中午

    爱你的人书

    我爱的人,夕:

    记得我第一次梦见你是二零一零年的九月三号,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也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。

    拂开记忆的灰尘,最洁白,最善良的莫过于你,当我看你时,你正在用指尖捕捉到一点泪珠,然后放入杯子中,紧紧盖好。你说它是天使的泪水,有一天,你要把它倒进大海,永远保存。

    好像全世界除了我,没有人知道你的存在,因为你是我仅有的梦中的女孩,如果失去你,生活将变成灰色,灵魂也会枯萎了。好像我根本没有拥有过,因为梦只做了一次,和你相遇也只是那一次,在梦里。

    给你取了一个名字,林夕,即是我,不,我们的梦。

    我怕忘记你,忘记你的样子,这样会不会很自私?无论取什么名字,你还是你,还是梦中的我爱的你,所以,名字代表着七年来我对你每日每夜的思念。

    对啊,七年了,我们还没有遇见,这却是我第一次给你写信,无地址无邮票的信,又该寄到哪儿。

    熟悉而又陌生的你,总有一天,我们会相遇,那时,又可能擦肩而过千百次,我不认识你,正如你的世界里没有我。突然,彼此回头,虽想不起你的名字,但我们都大胆的说,在哪见过,你的名字?

    我写了一首诗:

    一段枯木

    不硕

    你踏着九重天

    熊熊身躯

    即使淌过舒心的溪水

    我不知

    这是几轮

    灰与彩交奏

    只是缄默

    在无力和完美中采撷

    褪色的花

    又是一轮懦和勇

    你生于顽石

    滚滚落幕

    纵然弱小比巍峨

    你不懂

    我也不懂

    苦苦哀求那摩登时代的爱情,犹如你在天堂,我处于地狱,无法彰显真正的高尚或者肮脏,而恰巧我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其实,我们心里明白,爱你,难以言说。

    真庆幸信封和信头能写上你的名字:林夕。

    我一直在等你,你知道吗。

    五月一号晚

    我叫梦,和你的名字一样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狄小树、狄仁界、狄小妙

    狄仁界,疯子酒鬼老爸,天天说胡话,每个人都有一个灵域空间,打开之后,眼睛半睁半合就能看见鬼,空间蓄积灵力,可存放外物。不过,后来的一天,狄小树回家发现自家一片狼藉,父亲失踪了。(被主神拉去审判裁决了,关押)他父亲是传送阵壹仟八百零陆的驻守者。通灵驻守者,考虑是否具有驻守性,可以传承,但狄小树具有暗五灵根之暗,他爹想要强行传承给他风之灵根,后这事被知道,来了一个奇怪的大叔给小树检测,后捅破,还封了小树的双灵根。导致小树智商低下,分数垫底。

    风是最弱的,但却是最敏捷的。

    雷,力量系,霸道。

    光,纯洁系,无上光辉,最有可能成为神,通往神界之门。

    暗,黑暗吞噬系,被主神封禁。

    冰,穿透系和渗透系,与五行水对应。

    双空间,一吞噬邪气,外部,一吸收灵气,内部。

    双灵域空间,一黑一白,黑吸收鬼魂,一白容纳灵力,双瞳异色。

    组织联络点:世界各处,奇妙的地方。通过符文结境开启,每个驻守人都有一个驻守空间。

    组织:通灵协会,主神协会,人类诡秘调查组织。。

    1

    “不要轻易进入别人的领域!否则你就会成为被任意摆布的傀儡,直到榨干成毫无价值的废物!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