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n人电影7k47

天域偷窥自拍avtt网 > 玄幻偷窥自拍avtt > 神洲异事录 > 第一卷 智斗京城 第一百四十一章、是魔是女
    看着赵昱痛苦惨嚎的模样,裴才保得意洋洋,下面的七个卫卒脸露微笑,直看得津津有味……

    “小心一点,别把她骨头弄断!”裴才保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小的知道了!”那两个卫卒均是用刑的老手,得了千户大人的令,便松开了夹棍,又往小腿之上移了一移。他们心里很清楚,这样更换位置,反复用刑,犯人虽然苦不堪言,但两边的腿骨却不会夹断。

    卫卒再次用力,那两根夹棍也越夹越紧。赵昱又是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呼,她浑身绷紧,双手握拳,用力挣扎,原来就胀得紫红的脸庞,也已憋得越来越紫……

    忽然,赵昱原本清亮明澈的眼睛,竟变得满是血红之色。她紫色的脸庞上青筋暴起,口中喘着粗气,满头的乱发都已经根根直竖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赵昱已经不似一个少女,更多地象是一头狂怒的凶兽。两边离她最近的两个卫卒见状,不禁面露胆怯之色,手中的夹棍也不由得微微松开了一点……

    “继续夹,不要停!”裴才保沉声下令道。他心道在我南安平司的密室里,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不成!

    那两个卫卒只得硬着头皮用力一按夹棍,只听得赵昱猛然间大吼了一声,那声音恰似狼嚎、又如狮吼,直吓得两名卫卒丢了夹棍,便往两边滚了开去。此时的赵昱双目血红,一张红得发紫的脸上布满了粗大的青筋。她只觉胸腔中有一团烈火正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赵昱双手外挣,微一用力,便把那一团捆缚自己的粗大麻绳,给挣得寸寸断裂。她站起了身子,死死地叮住了裴才保,朝他一步一步走近……

    裴才保眼见这一个柔弱少女,竟突然变成了一副厉鬼的模样,心中也不免惊骇。但此刻当着自己的一众手下,那裴千户也不愿示弱。他忙从腰间扯出了双刀,急使一招“双龙出海”,便直直往赵昱前胸斫去。他心道,管你是人是鬼,我也料理了你再说!

    裴才保的双刀一左一右,刀势如风,直奔赵昱前胸而来。赵昱却只是右手一拍,打在了裴才保的刀身上。只是这轻轻地一拍,便已将双刀断作了四截。那一股大力袭来,逼得裴才保双刀脱手,斜斜地飞了开去。裴才保见兵器脱手,惊得“啊”了一声,慌忙变招,左掌前竖,后掌横盘,使了一招“如封似闭”,护住上盘,用意自保。

    哪知裴才保这一招还未成势,赵昱的一只左拳已经透过他两掌之间,“砰”地一声,重重地击在了裴才保的胸口。这一拳的力道实在太猛,裴才保被打得身躯后倒,将身后的一张木案撞得粉碎,訇然摔倒在地。裴才保只觉胸骨碎裂,疼痛欲死。他双手撑地,想要用力起身,嘴巴里还想拼命地挤出几个字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蓦地觉前胸“膻中”“气府”处气血上涌,压制不住,仰天喷出了一大口鲜血,气息一岔,立时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直吓得屋子里其余七个卫卒心胆俱裂。那两个刚刚用刑的卫卒大喊了一声“我的妈呀”,便往门口逃去。

    赵昱微微一跃,身影如鬼似魅,转眼便已到了门口。她右手往前一伸,便掐

    住了卫卒的脖子,稍稍一拧,只闻“咔嚓”一声,那卫卒眼珠子便如死鱼一般外凸,脖子已断,瞬间气绝。

    另一个卫卒吓得一怔,他还来不及反应,便感觉赵昱一只冰冷的右手,已经到了自己的颈间。他张嘴想喊一声“饶命!”,气息还未吐出,便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自己的脖子已经被赵昱拧断。他虽然双眼翻白,往外突出,但满脸却还是哀告求肯之色,直到死去,他的那一声“饶命”还是未能喊出。

    剩余的五个卫卒看到这鬼魅一般的赵昱,直吓得股肱颤栗、浑身发抖。他们有心想喊“饶命”,但就连这两个字都已惊惧地喊不出来。他们拼了命地想要逃走,但双腿却如泥塑一般,僵在原地,竟不能动弹分毫。有三个卫卒,由于过分害怕,两只裤腿间已经尿湿了一大片……

    赵昱的那一只右手,此时又到了第三个卫卒的颈前。那一只手臂,手若春荑、臂若莲藕、肤若凝脂、掌若白玉,若在平时叫那些卫卒见了,任谁都要夸耀那玉手粉嫩、白璧无瑕。然在此时卫卒的眼里,除了恐惧,还是恐惧。

    又是“咔嚓”一声,卫卒的脖子便被拧断,他死去的身体也就跟着颓然倒地。赵昱此时,眼中的凶光大盛,她杀得兴起,依次往前,管你眼中流泪也好,还是裤中流尿也罢,便只听得“咔嚓”“咔嚓”数声,剩下的几个卫卒,脖子全部都被拧断。

    只是在眨眼之间,赵昱就拧断了七个卫卒的脖子。她显然杀得还意犹未尽,又朝着昏倒在地的裴才保一步一步走近。此时,房中的所有人,就只剩下那千户大人的脖子依然完好了。

    赵昱堪堪已走到裴才保身前,却忽觉一阵天旋地转。她脚步不稳,跌跌撞撞了几步,便也摔倒在地,昏迷不醒……

    这一间南安平司的密室,百年来审问犯人无数,却从未如今日这般诡异。此时的密室之中,躺着七个卫卒的尸体,一个受了重伤倒地晕厥的千户,还有一个不知何故昏迷的少女……

    因为是一间密室,是以里面发生的一切,外面的人均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赵昱最先醒了过来。她见了密室之中横七竖八的尸体,以及桌椅倾倒一片狼藉之状,不由得呆在了那里。她用力回想,仍然想不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她却清楚地记得裴才保之前对她动刑之事。

    一想起之前被这些歹人无故上刑,惨痛折磨,对于赵昱而言,此时不走更待何时!她打开了房门,想也不想,急忙冲出了密室。

    此刻的赵昱,双眼已无血色,脸庞也不再是紫红,而是变得煞白,头发虽然蓬乱,但也不再根根竖起。赵昱虽已恢复如常,但仍觉头重脚轻,脑子里也一片混乱。她走出密室,穿过长长的走道,步入南安平司的外院之中。她脚步踉跄、身体失衡,也不管东西南北,只顾往前乱闯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人,南安平司重地,竟敢乱闯!”巡行值守的四名卫卒冲上前来,拦住了赵昱的去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要出去!”赵昱慌乱地大喊。卫卒一听,立时上前,将她重新拿住。

    两名卫卒押着赵昱去见他们的千户裴才保。但他们四下里寻找,也未找见裴千户,只得带着赵昱,禀报了南安平司中的一名百户。

    那百户不知底细,但也不敢擅自放人。他问了赵昱半天,也问不出前因后果,只好带着赵昱去见青衣卫的巡查千户杨文渊。

    那位百户领了赵昱走出南厅,折而向东,经过一片长长的回廊。赵昱在迷迷糊糊之中,忽然见到一个面目俊朗的男子,一身蓝袍,神清气爽,正大踏步地迎面而来。她急忙奋力挥手,大喊道:

    “徐公子,徐公子救我!”

    那迎面而来的俊朗男子,正是北安平司百户徐恪。他在自己的房里直睡了三个时辰,终于养足了精神。他起床梳洗,吃罢午膳之后,便兴冲冲地来到青衣卫上值。他要急着向南宫不语禀报金顶山救出十七公主的详情。

    “小昱姑娘,你怎地在这里?”徐恪见状,不禁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他们把我抓来了这里!”赵昱哭诉道。

    “封百户,这是怎么回事?”徐恪面朝南安平司的首席百户封补一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封补一忙回道:“徐百户,她是怎么来的,我也不知道啊。是手下那些人,发现她在我南安平司里胡乱走动,这才把她送到了我这里……”那封百户心中自是老大地不快,心道你是北安平司首席,我可也是南安平司首席百户,怎地见了你就如同见了自家的上官一般?

    徐恪冷然道:“她是户部尚书秋大人府里的一名丫鬟,这中间想必是有些误会。既然你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就将她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封补一看着徐恪凌人的气势,有心不肯交人。但他随即想到对方毕竟是一位皇上钦点的百户,自己又何必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子,没来由地去得罪于他。当下,封补一便略略拱了拱手,言道:

    “既然徐百户认识此女,我就将她交给徐百户也无妨。不过,日后要是我们千户大人问起来,徐百户,你可得帮我担着点啊!”

    徐恪冷哼了一声道:“好说,好说!”言罢便拉过了赵昱的手,顾自带着她转身便走,留下封补一独自在身后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口中已经暗骂了徐恪好几遍……

    “小玉姑娘,到底是谁把你抓到了青衣卫?你得罪过什么人吗?他们问了你什么话?可曾对你动过刑?”徐恪一边走,一边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……徐公子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赵昱的回答含糊不清,声音也越来越轻。

    徐恪回头,见赵昱眼眸微闭,脸白如纸,气喘吁吁,说话间有气无力,额头上也是冷汗涔涔。他急忙上前,一把搀住了赵昱,问道:“小玉姑娘,小玉!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赵昱背靠在徐恪的怀中,仰望着徐恪英俊的脸容,只觉身体内被掏空了一般,虚弱至极。她费力地说道:“徐公子,我是……我是被……被一个姓裴的人……给抓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赵昱只觉头目之中一阵昏眩,便晕倒在了徐恪的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