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n人电影7k47

天域偷窥自拍avtt网 > 修真偷窥自拍avtt > 聊斋假太子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逃过一劫
    天子之气,内赤外黄,但凡圣天子欲游之处,其地先发气兆,如华盖在气雾之中,多呈五色,晨昏乃见……

    这出自魏征主编的《隋书》里面,此时的金陵城也是如此,纵然苏阳已经用了五龙蛰法隐匿了天子气,金陵之地发出的气兆仍然经久不绝。

    苏阳穿着蓝色交领长衣,手中提着五条在玄武湖购买的鲤鱼,径直前往孙离家中走去,太子之事已经了结,苏阳要带着孙离和颜如玉离开这里了,先回沂水,和锦瑟春燕会和,然后和转轮王老丈人商量成婚之事。

    三十章就和春燕定情,二百三十七章还没有成婚,这不聊斋啊。

    提着几条鱼,是因为要去老丈人家里,不好空手去。

    “唉?先生,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正待苏阳在路上散漫而行的时候,在后面有呼声,苏阳驻足转头,竟然见到一熟人,钱胖子。

    当初这胖子因为栖霞寺中和一忍和尚有冲突,一毛不拔,不肯购买香火,让一忍和尚尾随而下,在栖霞寺红叶林中持刀追杀,若非苏阳正下山时,听到呼救之声,在那时候钱胖子就已经被一忍和尚所杀。

    后来他伤及后心,一身血液流失大半,也是苏阳伸手救治,才挽回了他的性命,而钱胖子为了报答苏阳,也将潘亮家的房子买给苏阳,自那以后,苏阳有自己的事,钱胖子则在养伤,两人一直不曾见过。

    不想苏阳将走,又和此人见面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来上车。”

    钱胖子也是金陵富豪之一,此次出行是坐马车,左右也都有了仆人,看到苏阳之后,连忙让苏阳上车。

    苏阳手中提着鲫鱼,一看是钱胖子,也就坐到了车上,看他身上衣着不俗,有马车,有仆人,哈哈笑道:“生死之间走一遭,终于明白钱财是身外物了?”

    之前的钱胖子和邻居比富,邻居家不事生产,一日阔过一日,而钱胖子整天勒紧腰包过日子,财富日积,却始终不及邻居,便是到了栖霞寺,连香火钱都不想掏。

    “身外之物,尽是身外之物。”

    钱胖子摸摸身上伤口,心有余悸,说道:“在生死间走这一趟,我是想明白了,这些钱应该用,不能吝啬,原本我积累的银子,仔细算算,往后五代人都吃穿不愁,但是我算错了,就算是我省吃俭用,我的这些儿子们却不会省吃俭用,他们用钱大手大脚,我省的这些钱都交给他们挥霍了,给他们养了一身坏德行,将来穷苦的时候,又吃不了苦,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是极是极。”

    苏阳对钱胖子的这个理论极为赞同,说道:“我在青云山的时候,有一个富翁,临死之前留给孩子的并非钱财账本,而是一本家训,德者事业之基,心者子孙之本,物尽其用,方才不干造物忌讳。”

    钱胖子对此非常认可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生你适才在逛玄武湖吗?”

    钱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苏阳点点头,看看后面,说道:“正在看湖的时候,官兵围上来了,就买了几条鱼,准备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整个玄武湖都在戒严,刘尚书正在玄武湖中找寻太子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听说又闹白莲教了。”

    钱胖子叹道:“这些白莲教的人有法术,神秘莫测,说的话都能让人信服,很多人都相信他们,说是信了白莲教的人,死后是都会去龙华会上的……”

    龙华会……

    苏阳听到这个名字就轻摇头,嫦娥仙子所说,现在中土的佛法精深之处在于道,虚假之处多因佛,像是经文之中夸大其词,多少亿年,救度多少多少亿万众生,某某天已经有多少亿万众生得正果这些,甚至某人是佛所化,某人是道所化,皆是假言。

    这弥勒佛降世,有朝一日济度所有众生,只是佛家所想,嫦娥都不知道如来在哪里,又有谁知道弥勒所在?

    至少适才死掉的白莲教众,并非是去了龙华会,而是去了阴曹地府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白莲教在金陵的据点在哪里,早点让官府清了,我们这也就清净了。”

    钱胖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苏阳呵呵笑道,事实上苏阳已经从孟虎那里问出来了,地址就写在冕衣里面,等到刘尚书拿到冕衣之后,自然能够找到里面的地址。

    死后发现龙华会之说是虚假,孟虎的心态直接炸了,苏阳问什么,他就说什么,将白莲教的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攀谈之时,忽然看到了前面立有一大队人马。

    个个身穿黑衣,当先几个骑着大马,在这队列后面还有轿子,此时正停在金陵城外面修整,而这一队人马也不断的眺望着金陵城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哪一个王爷的家兵啊。”

    钱胖子看到了前面的这一队人马,立刻退让,在不远处绕过他们,官兵和土匪几乎一样,不过在金陵城左近,又有太子管制,现在官兵不敢嚣张,但是他们这些百姓还是要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苏阳掀着轿帘,看着外面的这一队人马,默默一数,共一百零八数,眉头微挑,知道了眼前这对人马的来历。

    此时这些人看着金陵城显得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金陵城怎么会有这么浓厚的天子气?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这些天子气要等到什么时候散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些天子气护持,我们真难进入金陵城中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队人就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话,苏阳和钱胖子以及所有仆人都能听到这些说话声音,苏阳还好,钱胖子和仆人都自觉这些人很不一般,只想快点绕过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苏阳在马车里面忽然开口,对着外面的这些人问道:“你们不像是我们金陵城的差兵,要到金陵城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随着苏阳的这一言喝问,正在窃窃私语的人忽然止口,一并的扭过脸来,个个都面目表情,却又好像有很多表情,一个个面色苍白,却又似乎另有神色,看到这些人转过脸来,这幅表情,让钱胖子不寒而栗,感觉身上的伤口都似乎开始隐隐作痛起来,便是正在行走的马也发出了一声哀鸣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张张死人脸盯着你一样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向苏阳,苏阳也定定的看着这些人,内赤外黄的天子之气隐隐而发,天地在这时候就像是停了运转,正在行走的马车也止住脚步,唯有苏阳和这些人定定对视。

    如此短短对视一阵儿,在这里面应该有一人似是首领,站了出来,对着苏阳说道:“我们是外来的,来到金陵城中有公干。”

    “公干?”

    苏阳看着此人,毫不退让,问道:“你们准备在这里干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应话的人瞧着苏阳,伸手行了一礼,毕恭毕敬说道:“我们在金陵城看两次灯会就走。”

    每逢元宵之时,金陵城中就有灯会,两次灯会,也就是要在金陵城中呆上两年时间。

    苏阳点点头,看着那人,说道:“希望你们信守承诺,看过就走。”

    此话说了之后,正在凝滞的气势一缓,马蹄重新踏步,向着金陵城中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看着马车已经走了很远,立在那里的人才松了口气,当先之人擦了擦汗水,看看眼前马车,又看看龙气环绕的金陵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过就一个凡人,至于对他如此慎重吗?”

    身旁之人说道:“像他那样的人,应该活不过第二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就一个凡人,居然敢瞪我们?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!”

    “呸,你们懂什么?”

    适才和苏阳答话之人叫骂道:“你们以为适才过去的是什么人?那就是金陵城出的真龙天子,真龙天子向你问话,你能不答?何况天子说是问话,杀心毕露,稍有不慎,对方就准备打杀我们……他可不是个平常天子。”

    “真龙天子?”

    这一群人抬头看向马车,金陵城上的五色华盖因马车入城而越发浓郁。

    “幸好您回答了,让我们逃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这群人此时才感觉适才对他们来说多么凶险。

    马车已经进入金陵城中。

    钱胖子方才感觉身体一下子恢复过来,像是整个人活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钱胖子喘了两口气,看着苏阳叹道:“先生啊,这些是什么人呐,我刚刚就看了他们一眼,身体都快僵死了,你怎么就敢跟他对峙?”

    苏阳看着钱胖子,奇道:“你当他们是人?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钱胖子看着苏阳,背后冷汗直流,他当然知道对面不凡,但若不是人……这真让他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瘟神了。”

    苏阳对钱胖子坦诚说道:“他们来到金陵城中,金陵城就要发声疫病,他们来到这里看两个灯会,就是疫病要在金陵城中两年。”

    疫病?两年?

    听到苏阳说这些话,钱胖子不寒而栗,倘若有疫病在金陵城中两年,那么会有多少人遭殃?

    “先生,这,这应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钱胖子慌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幸好今日我碰到了他们,让百姓逃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苏阳看着钱胖子,笑道:“你不必担心了,对方说要来金陵城中看两次灯会,我们金陵城就在这几天举行两场灯会就是,等到灯会结束,他们自然就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()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